【专访】零跑:智能座舱、智能驾驶、智能动力才是智能汽车完整体

玩车教授:麻烦您先介绍一下零跑今年的展台有什么重磅车型。

江涛:这次展台我们带来了两台C11的四驱性能版,这个应该是我们四驱性能版定妆之后的首次亮相。这两台车带来了新的轮毂造型,也带来了新的内饰颜色,欢迎大家到我们展台去看一下。另外我们还刚刚发布了“升维”智能动力技术,相当于是发布了一个动力技术品牌。这个“升维”动力技术主要介绍的是我们在智能动力这一块的领先技术。通常在电动汽车行业里面,目前讲得比较多的是智能座舱和智能驾驶,一般讲到智能化就讲这两个点,几乎没有人讲“智能动力”。而事实上我们零跑在“智能动力”这一块积累了很多年,所以我们这次也相当于是在业内第一家发布“智能动力”这么一个概念出来。我们认为只有智能座舱、智能驾驶加上智能动力,才可以算得上是智能汽车的完整体。

玩车教授:这个智能动力技术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江涛:具体表现有好几个场景。比如说我们在预热、冷却这个层面上来讲也是智能化的。比如说在冬天非常冷的时候,以往的电驱它的水泵加热都是固定的,它可能需要预热的时间会很长,而我们这种进化的、智能化以后带有学习功能的智能驱动技术它可以感知这个环境温度,感知环境温度之后它可以根据这个环境温度加速我的预热,也就是我预热的功率会更大,这样能快速进入正常的水温状态,正常进入水温状态之后,对我们整个车的动力输出也好,这个电驱的使用寿命也好,都是有帮助的。这是一种应用场景。

另外,有一些用户他经常是比较激烈驾驶的,针对这种,我们也会相当于针对他这种驾驶来加强这种冷却效果,它的冷却效果比平常会更强,可以保持比较强的冷却效果。同时我们也会优化我们的动力输出的算法,让这个动力输出在即便他激烈驾驶的时候我也能保持比以往的激烈驾驶的情况下更高一点的效率。这是从效率层面讲。

第三个现在用得比较多的场景就是抑制抖动。电机大家可能不太理解,电机有什么抖动的呢?又不是变速器,大家觉得变速器会有抖动,但实际上电机如果你输出得不是很好的话,它跟车的配合不是很好的话就会有一些窜动。如果咱们去坐一些电动的网约车,特别是早期一点的,容易明显感觉有些车会窜一下。

玩车教授:对,会晕车。

江涛:这就是抖动导致的。现在我们采用这种智能电驱之后,它能够通过这种算法去优化这个窜动和抖动,提升驾驶感受。

玩车教授:反正是多方面的一个提升,比如是平顺性、效率等等多方面的,它会根据你的工况来去实时调节?

江涛:对。这个原理跟我们的智能座舱、智能驾驶是类似的,也就是说它有感知能力,有AI深度学习能力,有大数据的相关的能力,也有整车OTA更新的能力。所以这个东西就相当于跟我们的智能驾驶、智能座舱一样,它有全面进化的深度学习的功能。

玩车教授:这个技术确实挺期待的。之前我们说三大件就是变速箱、发动机是吧。

江涛:对。

玩车教授:现在你们提出了智能驾驶、智能座舱跟智能动力,就是智能汽车新的三大件,你们觉得这三者合一才是智能汽车完全体,这个怎么去理解的?

江涛:以前用户买车就看三大件,发动机、变速器,是看这些东西,最主要就是看它的可靠性,智不智能,先不先进,省不省油,但到了电动车时代其实没有这样的东西了。比如我刚刚说的发布的智能动力这一块,它包括了电池和电机。其实我们今天发布的主要是电驱这一块。其实我们完整的智能动力这一块是包括了电池的。电池这一块我们后面还会再做一些技术的发布。电池和电驱其实就是这个车子的最基本的硬件,你作为一台汽车,还是要有一个最基本的驱动、动力的硬件。再加上我们通常认为的电动车里面的智能座舱、智能驾驶,加在一起,这肯定就是未来买一台电动车最关心的三个部分。所以我们定义为这是“新的三大件”,而这三大件加在一起才称为“智能汽车完全体”。

玩车教授:你们在这方面目前已经取得了什么成果?

江涛:我刚刚讲的智能电驱和这些技术在我们的C11上都已经实现了,将来还会再有更多的功能去拓展,比如说我们会实现自己就能够预判自己的故障,电驱它自己能够预判自己的故障,甚至能够预判自己的寿命。这是我们正在的开发的下一代能够体现的。智能座舱和智能驾驶现在在我们的C11上也都已经实现了。而且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这三个智能的板块,新三大件,我们的最大的特色就是全域的自研,所谓全域自研是什么意思?就是硬件软件都是自研的,甚至硬件都是我们自己制造的,比如说我们C11的智能座舱的三联屏,这从构架、软件、硬件都是我们自己的,控制器这些都是我们自己做的,还有算法。然后智能驾驶也是一样,包括传感器、控制器、算法也都是我们自己的。刚才讲的智能电驱也是一样的,从电机、减速器、差速器这些,都是我们自研制造的。

玩车教授:基本上你们核心的技术和硬件、软件都是你们自己研发的?

江涛:对。

玩车教授:但基于零跑这个企业来说,相比于其他新势力,它的具体优势体现在哪里?比如能耗、智能化的一些管理。

江涛:其实这个优势通常体现在两个方面。我们说全域的自研制造体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从短期来看,它最大的一个优势就是能够深度地智能化。也就是说,我所有车的硬件、控制器,还有算法,都是自己的。这样的话我们整个车可以打通,各个控制器之间可以深度地打通,它不会有壁垒。如果是采用供应商的话就会有问题,这个控制器是某个供应商的,那个控制器是另外一个供应商的,我要协调这两个供应商,要融合是很难的,他不听他的,甚至不听我的。但我们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所有的控制器,所有这些都是我们自研制造的,算法、通信协议这些都是通的。所以我们的车给用户最大的感受就是智能化的程度非常高、非常深、非常广,而且可以进化的这个部分,功能也非常广、非常多。这是第一个好处,对用户来说,车非常智能化,深度智能化。

第二个方面,我们自研制造,等我们上到一定规模的时候,我们的成本优势就会体现出来,我们就没有供应商中间这个差价。我们自研制造,我们从规模上就有最大的成本优势,这对于降低我们的成本,降低我们的售价,让消费者受益,这是非常非常有帮助的。

玩车教授:总体来说,都是基于用户这一块,无论是他们的使用成本,以后的购车成本,然后他们使用的便利性,因为你的OTA升级都是你们说了算。

江涛:对。

玩车教授:这样他们就不会受制于比如说我们的供应商硬件要升级了,软件要升级了,但可能你们这边还没有达成一定的共识。

江涛:对

玩车教授:这样的话你们就把握了更大的主动权。

江涛:对。

玩车教授:智能汽车的电驱技术其实是挺关键的一环,您个人认为零跑目前的电驱技术处于行业的一个什么水平?

江涛:刚刚我们在发布会上其实也发布了相关的一些数据。从目前的数据表现来判断,我们整个智能电驱的技术在整个新势力里面,我们大言不惭地说,可以说是最强的。这体现在哪里呢?体现在我们的专利数,包括我们已经授权的专利数,包括正在申请的专利数,还包括这些专利应用到产品当中的比例,我们都是最高的,就是在整个新势力里面电驱这一块的专利总数。而且我们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特点就是,我们的专利里面超过了一半都是发明专利,不是实用新型专利,而是发明专利,而且这些专利里面有40%是算法专利,也就是说我很多专利在算法层面。所以从专利的总量、专利的比例构成来看,我们确确实实是行业第一的。而且我们还有一个数据可以参考,在目前,不单单是新势力吧,你就把传统车企加进来,实现了电驱的完全自研制造、核心零部件的自研制造,都是自己的,而且100%都是用自己的,全球目前只有三家,另外两家我就不说了,然后一家就是我们。

我们的四驱性能版上面配了这套油冷电驱。这个油冷电驱目前来看有几个技术参数可以体现我们的领先性。第一个是重量,同样是200千瓦的动力水平,我们只需要85公斤,相比于有熵的同类功率的电机它差不多要100公斤左右。也就是说,我们比别人更轻,即功率密度更高。这是一个点。第二个,我们的效率也比别人高。当然这个效率就体现在能耗上。还有一个是用户非常关心的,就是寿命。我们这是行业里面第一款能够实现设计寿命100万公里,通常行业目前这个数据是60万公里,我们设计的寿命是100万公里。

玩车教授:超了60%。

江涛:对。为什么装在这个性能版上面呢?其实这也是很多用户会关心的。很多用户说,开性能好的车、开动力好的车有一个操作叫弹射起步。一般来说,如果采用的是水冷电驱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友商的电驱,目前来看,连续的弹射起步,它是会有性能衰减的,会过热,会性能衰减。而我们这个采用油冷电驱的这一套,可以连续70次弹射起步不衰减。

玩车教授:70次?

江涛:对。

玩车教授:就是连续的弹射起步70次不衰减?

江涛:对。

玩车教授:到时候有时间我真的是要体验一下。

江涛:我印象当中之前保时捷发布的Taycan它强调说它多少次连续弹射起步,其实我们比它的可以连续弹射起步的次数还要高很多。

玩车教授:这倒是在我意料之外。我们之前对零跑的认识可能就是基于新势力,但对你们的自主研发能力这一块可能很多人不是太了解。

江涛:对。

玩车教授:所以我们也希望把这些技术亮点传播出去,让大家更深入地去了解零跑。刚才江总也说了很多专利,发明的这些东西,比如电驱技术等等。在我想来,它背后应该会有一个非常巨大的团队去支撑这么一件事,去做这些发明。能否请江总简单介绍一下你们的团队呢?